im体育下载安装|im体育

岳陽網 >科教 >教育新聞

游學成暑假標配?超七成中小學生家長稱收獲低于預期
時間:2019-07-25 09:55:34 來源:紅網時刻

  游學成暑假“標配”?超七成受訪中小學生家長直言收獲低于預期

  只“游”不“學”、“游”多“學”少被認為是主要問題

  暑假期間,很多家長都給孩子報了假期游學項目。近年來,游學已經成為中小學生中的一股“潮流”,甚至在一些家長和孩子眼中成為必不可少的假期項目。我國游學市場因此得到快速發展,同時也暴露出了很多問題。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對1978名中小學生家長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4.9%的受訪家長為孩子購買過假期游學項目,小學高年級學生參加游學項目的比例最高。關于游學效果,75.0%的受訪家長感覺孩子假期游學的收獲通常都低于家長預期。只“游”不“學”、“游”多“學”少被指為游學項目存在的主要問題。

  74.9%受訪家長為孩子購買過假期游學項目

  黃女士在廣東中山從事貿易工作,她的孩子讀初二。今年暑假,黃女士送女兒參加了由女兒學校和某夏令營機構聯合舉辦的北京研學之旅,7天時間,一共花費4950元。“孩子們在北京主要去了清華大學、故宮、長城、頤和園、水立方、鳥巢和航天博物館等地”。

  黃女士介紹,她身邊參加假期游學的孩子越來越多了,在民辦學校,學生假期游學更加盛行,“我女兒小學時就游過學,當時是各班自發組織,由家委會牽頭找旅行社安排”。

  李淼(化名)是河北滄州某壽險公司職員,她的兒子讀高三,今年暑假參加了由學校組織的赴美游學項目。“學生自愿報名,參觀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斯坦福大學、西點軍校、哈佛大學等著名大學和代表性景點,還在布魯克萊恩高中做插班生學習。整個行程共花費3萬多元,歷時17天”。

  調查顯示,74.9%的受訪家長為孩子購買過假期游學項目,88.9%的受訪家長稱身邊假期去游學的孩子變多了。交互分析發現,小學高年級學生家長給孩子購買游學項目的比例最高(79.7%),然后是初中生(79.1%);二線城市家長給孩子購買游學項目的比例最高(76.2%),然后是一線城市(75.6%)。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實驗學校高一教師李海軍表示,學校有假期游學項目,一般都是在國內。“我們分別組織初二年級、高一年級、高二年級學生進行國內游學,要求學生都參加。出國游學是自愿報名參加。” 李海軍介紹,“學校的游學項目要求各個學科根據游學地點設計游學任務和作業,個人或者小組在游學過程中完成,或者回來完成”。

  調查顯示,79.3%的受訪家長認為假期游學對孩子的成長有意義,其中11.0%的家長認為意義重大。

  李淼認為,現在的孩子容易以自我為中心,參加游學活動能讓孩子學會遷就別人,學會合作。

  李海軍認為,游學的作用主要體現在,在老師的引導下,學生能夠有意識地發現與學科相關的問題,感受到所學有用。另外也可以提升處理問題的能力。

  “相對來說,中學階段到外面去游學,孩子獲得的東西會多于小學階段。”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介紹,不同孩子的發展狀態、心態都是不一樣的。從整體來說,小學階段的孩子對自然的興趣濃厚一些,到了中學階段,很多孩子開始對社會有更強的感知力,有更多的觀察。

  受訪者認為只“游”不“學”,“游”多“學”少是游學項目存在的主要問題

  調查中,75.0%的受訪家長感覺孩子假期游學的收獲通常都低于家長預期,其中17.9%的人直言遠低于預期。

  儲朝暉表示,由于孩子觀察能力等各方面能力的限制,游學對孩子所起的作用,并不像很多父母期望的那么高。

  李淼坦言,孩子游學歸來的收獲是低于她的預期的。“我想讓孩子提高英語學習興趣、感受異國文化,最起碼也能讓孩子通過游學確定一個奮斗目標。但孩子說,他們雖然上了一星期課,但宣傳介紹的課程沒有全部都體驗,上過的課程里,英語作文課很難,數學課很簡單。語言上,導游基本都講中文,孩子也沒機會與外國人交流”。

  黃女士認為,孩子出去游學,能夠達到體驗生活、學習自立、開拓眼界這些目的,但家長們對游學的質量是有意見的,“比如游學過程中時間安排是否合理,吃飯住宿是否夠標準”。

  北京居民蔣勇量(化名)去年暑假讓孩子去參加了一個英國游學項目,為期十幾天,“通過孩子的描述,我覺得主要還是走馬觀花式的游玩,沒學到太多東西”。

  游學市場存在什么問題?調查顯示,只“游”不“學”,“游”多“學”少(63.7%)被受訪家長認為是主要問題,其他問題還有:實用性不強(55.4%),收費高、亂收費(51.8%),管理不規范、虛假宣傳(48.3%)等。

  儲朝暉認為,游學機構瞄準了父母們對游學的高期望、教育上的熱切心理,存在定價過高的問題,甚至存在某些不規范的操作行為。“我認為家長在這方面的高期望是造成這種現象的直接原因。”他說。

  李海軍認為,游學市場還處于發展初期,需要不斷完善,“目前辦學有余力的學校已經紛紛開展了起來,這是一種進步,能夠讓學生從課堂中走出來,感受世界的美好”。

  74.8%受訪家長建議加強游學市場準入門檻,嚴格核查機構資質

  黃女士希望,教育部門能夠公開推薦一些誠信度高、質量好的游學機構給家長們參考,“另外可以建立有效的監管機制,比如設置學生家長的意見反饋和舉報渠道,讓家長對游學機構進行評分”。

  李淼認為,游學機構需要結合孩子年齡、所在年級給孩子量身打造產品,精選游學地點,安排流程,“最重要的還是安全。如果能為家長提供孩子游學過程的視頻就更好了”。

  李海軍希望加強對游學機構的監管,針對游學機構產品制定相關標準和審批制度。“只靠家長自己辨別是不行的,因為一關系到孩子,家長進行選擇時可能不太理智”。他認為,參加學校組織的游學相對更好些,“比如我們學校,由課程中心確定路線,與有資質的游學組織平臺協商每一個細節,大大提高了游學中學的比重”。

  調查中,對于提升游學產品質量,74.8%的受訪家長建議加強游學市場準入門檻,嚴查機構資質,62.4%的受訪家長希望出臺游學產品標準,53.9%的受訪家長希望教育和旅游等部門對游學機構加強監管。

  儲朝暉認為,規范游學市場不能僅靠行政部門偶爾集中整治,“規范游學市場和規范其他市場是一樣的,要做到更加公開、透明,同時需要更加有力、健全的法律保障,這是最關鍵的”。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家長中,孩子讀小學低年級的占30.2%,小學高年級的占41.2%,初中的占21.0%,高中的占7.6%。一線城市的受訪家長占32.3%,二線城市的占45.0%,三四線城市的占20.3%,城鎮或縣城的占2.1%,農村的占0.4%。


(編輯:)
im体育下载安装 欢乐炸金花 棋牌彩票网址大全 赢咖登陆地址 旭彩玩具厂 双色球复式投注中奖计算器表 时时龙虎和 三公牌游戏 波克捕鱼害了多少家庭 快速时时官网 吉林时时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