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体育下载安装|im体育

岳陽網 >科教 >教育新聞

教師終于有了“懲戒權” 你怎么看
時間:2019-07-25 15:25:28 來源:岳陽晚報

  “要罰得讓學生心服口服,前提必須是老師滿懷愛心對待學生”

  “懲戒權要真正落地,還得靠頂層設計”

  “懲戒教育,

  應從家長開始執行”

  “扇耳光和暴力毆打是不可取的”

  『適當的懲戒有助于老師教育好孩子』

  “教師有了懲戒,學生方知進退、明辨是非”

  教育不能

  沒有懲戒權

  岳州中學校長 周明球

  關于教育懲戒這個話題,我的觀點是:教育不能沒有懲戒權。

  首先,從人的成長規律來看,任何年齡段都必須對外界有所敬畏,現在很多家長把孩子慣得無所敬畏,要什么給什么,動不動就要挾父母。如果到了學校依然無所敬畏,就會造成人的劣根性泛濫。從這一點講,學校對學生要有一定的懲戒權,培養學生對社會的敬畏感。

  其次,要讓老師有尊嚴地工作,不要因為一點點對學生的懲戒就被戴上“體罰學生”的大帽子,從而厭倦教育事業。

  最后,教育的懲戒實質上是幫助家長把孩子培養成為有規矩意識、有敬畏之心、有責任擔當的優秀公民奠定基礎。

  如果教育懲戒到岳州中學落實,我會分幾步開展工作。

  第一步,建立健全合理的、不真正損害學生身心健康的《岳州中學教育懲戒制度》,規定懲戒的范圍和接受懲戒的相關標準,制定標準時會邀請家長委員會領導和家長代表參加。

  第二步,召開全校老師大會和家長大會,統一思想,提高認識,熟知標準。

  第三步,召開學生大會,學習和解釋《懲戒標準》,讓學生先對標準有明明白白的了解,從而在心理上接受。

  第四步,標準一經制定,絕不含糊,嚴格執行。

  要罰得讓學生心服口服,前提必須是老師滿懷愛心對待學生

  岳陽市一中教師

  方翠英

  我當過22年的班主任,遇到不聽話的學生,使用過一些懲罰措施,比如掃地、抄書、寫說明書等等。要罰得讓學生心服口服,前提必須是老師滿懷愛心對待學生。

  懲罰措施可以列入班規班紀,全班同學監督執行,才能起到預期作用。國家如果出臺相關文件或從法律層面賦予教師懲戒權,是很有震懾作用的,至少解除了老師管理學生的后顧之憂。當然,在具體實施時,不能極左或者極右。

  不愿管、不敢管是師之墮

  岳陽市十二中教師 葉冕

  身為教師,管教學生是很常見的事情。不愿管、不敢管是師之墮。學生犯錯之后,怎么教育學生,需要智慧。通常情況下,我會對犯錯學生進行談話教育,不會過度懲戒甚至體罰學生。

  以“打架斗毆”為例,我會跟犯事學生說:打架會讓自己與對方都受到傷害,讓家人心痛還影響身體,打架的后果很嚴重,可能導致終身的傷痕、學校處分、檔案記錄等。

  如果下手重了打傷了別人,人家父母心痛,找上門來要為自己孩子討公道,不管誰對誰錯,都要面臨賠償醫療費、家人道歉以及學校教育等等。

  說完這些之后,再去了解打架的理由原因或者是孩子這么做的想法。首先要否定打架的做法,告訴孩子這是不可取的。其次,我們要讓孩子知道,以德服人,而不是用武力。

  如果講道理沒用,我們老師不會動手打孩子,也不會使用暴力語言。我們會把家長請來,說明事情經過,讓家長進行說服教育。

  當出現“嚴重侵犯其他人”的行為時,學校會進行記過處分,并在上課時把犯錯的學生座位隔離開來,隔一段時間就讓學生談談感覺,然后給他儀式感的回歸。隔離的效果很好,犯錯的學生會覺得自己被孤立,從而改變自己的不當行為。

  教育懲戒

  像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

  岳陽樓區望岳小學教師 吳紅

  各地屢有“校鬧”事件發生,有的家長言語辱罵老師,有的一言不合就舉報老師,有的甚至對老師動手。這樣的負面案例,導致不少老師,越來越不敢批評學生、管理學生。

  其實教育懲戒的存在,更多是起著一種警示、威懾作用,它像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許高懸頭頂,也許永不出鞘,但只要看到它,人就會產生本能的敬畏之心。

  同樣的道理,教育懲戒,會讓學生對規則心存敬畏,自我約束;教師也可按照相關規約,理直氣壯地管教學生;家長也因教育懲戒的存在,孩子們主動遵守校規而更加放心。總之,整個教育生態,會因教育懲戒的存在,更加規范、健康。

  在面對犯錯學生的時候,我們的做法一般是讓學生給班上勞動服務,及時與家長溝通。除此之外,還會將學生送到學校心理咨詢室由專業心理咨詢師進行疏導,大部分學生的問題是由情緒問題引起的。

  扇耳光和暴力毆打

  是不可取的

  家長 鄧方敏

  我和妻子對待女兒犯錯時候的懲罰方式,基本不會采取“打罵”的方式。一般就是嚇唬一下,大聲斥責,或者是關到門外進行反省教育,讓孩子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我覺得老師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懲戒學生,畢竟我們都是被老師管大的,如果老師不管的話,學生怎么成才?我會諒解老師適當的體罰學生,比如抽手板什么的,但是要注意方式和方法,扇耳光和暴力毆打是不可取的。

  而我覺得相比起打罵,人格侮辱對學生的影響更大。老師不能隨意污蔑學生,要在證據確鑿的時候,才能給學生“定罪”。

  適當的懲戒

  有助于老師教育好孩子

  家長 鄧艷君

  我覺得教育懲戒權挺好的,小孩子很難管,適當的懲罰有助于老師教育好他們,也避免了家長對老師懲罰的權利質疑。我一般在家里都是講道理和打罵,我的孩子已經很講道理了,但是小孩子的自制力不行,總會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他們懂道理,但是做不到,所以有時候我會打罵教育。

  在懲戒這一方面的話,我覺得更能接受老師用“站講臺上上一節課”、“上課說小話,跟同桌一起罰站”這樣的懲罰方式。

  如果懲罰較輕,可以接受

  初二學生 子敬

  不完成作業或者在課堂上違反紀律的情況下,老師會懲罰我們。比如請家長談話、罰站、打手心或者后背,但是力度不會很大,還有就是當面談話教育。

  對于目前老師對我們的懲罰,大部分是可以接受的。因為老師的懲罰力度比較小,偶爾受不了的就是,老師會說一些比較難聽的話。有些難聽的話,我們聽得懂,有些我們聽不懂。有一次,兩個同學被老師冤枉挨了批評,后來老師得知真相,就向他們道歉了。

  現在的教育懲戒權,我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但是如果懲罰較輕,我們還是可以接受的。

  教師有了懲戒,

  學生方知進退、明辨是非

  岳陽市婚姻家庭研究會副會長 漆挺

  有的人認為,愛才是教育的真諦,反對賦予教師教育懲戒權。這種觀點是站不住腳的。人非圣賢,熟能如過?何況是小孩子?但是做人要有擔當,做錯了事就要接受懲戒。

  教師懲戒學生,就是給學生劃上了一條紅線,這些事不能做,做了就要受懲戒。教師有了懲戒,學生方知進退、明辨是非,這對學生的健康成長是非常有效的。如果學生不做作業,課堂上大喊大叫,而教師不敢管、不能管、管不得,那么這些個別學生會影響全體學生的學習。這些不守紀的學生也最終甚至會發展到走向監獄,交與警察的地步。

  試問家長,你是愿把小孩交給教師懲戒,還是想把小孩送給監獄與警察呢?如果有教師懲戒“過火”,我們要對這些教師進行教育,幫他們培育愛心,傳授育人技巧,用制度與管理規范他們的行為,萬不可因噎廢食。

  懲戒教育,應從家長開始執行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 劉燕林

  家長是孩子的第一任園丁,也是終身園丁。孩子成長需要溫暖和鼓勵,但不能少了懲戒。懲戒是邊界教育、規則教育,教育孩子懂得公序良俗、是非曲直。當孩子觸犯邊界、破壞規則,家長應予以懲戒。

  比如說,孩子考試成績只有50分,卻把分數改成80分,家長應就孩子“造假”進行懲戒。方法可以是靠墻站立不動,用戒尺打手板心,不一而足。引導孩子熟悉社會規則,遵守社會規則,這樣才有利于社會化成長。

  每個孩子都有內在的良知,懲戒讓身體的不適(疼痛或害怕)與內在的良知鉚在一起,促使孩子牢牢記住了什么可為,什么不可為。認識到錯誤,才是改變的真正開始。

  家長使用懲戒手段要有邊界、有規矩、有方法。要遵循不發泄情緒、輕罰、耐心的教育原則。“熊孩子”是家長慣出來的。家長沒教好,社會來教你,那就不是“跪搓板、靠墻站、打手心”之類的級別啦!

  懲戒教育,應從家長開始執行。家長敢懲戒孩子,教師才敢懲戒。現在,很多教師不敢管教犯錯的學生,怕家長來學校鬧事。之前看新聞,有教師懲戒了孩子,結果家長不滿鬧到學校,導致那名教師被“封殺”,更有教師被逼上自殺的極端例子。

  因此,我想倡導家長先從自身做起,對教師懲戒學生予以理解和寬容之心。

  懲戒權要真正落地

  還得靠頂層設計

  律師 李書元

  教師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等相關法律的規定,如果情節嚴重,還有可能構成刑事犯罪,教師需要承擔相應的道德責任、紀律處分甚至法律后果。

  但一直以來,賦予老師懲戒權在立法層面上困難重重,因為在觀念上依舊存在門檻,更是因為它并沒有明確的上位法支撐。這也正是此次中央發文,明確站在高層次立法立規的目的所在。懲罰權屬于公權范疇,現有的法律并沒有相關的依據。懲戒權不明確,懲戒就容易滑向體罰。對老師來說,拿捏不好懲戒的尺度而傷害孩子,風險系數要遠遠大于放任自流。

  懲戒權要真正落地,還得靠頂層設計,從立法角度構建一套可操作的系統規則。比如懲戒的手段,具體包括批評權、隔離權、罰沒權、留置權、警示權等形式;實施懲戒的主體是誰;該遵循怎樣的流程;如何保證學生的申訴權利等等。

  通過立法明確教師懲戒權的邊界,進一步規范與保障懲戒行為的實施,有利于教師權益和學生權益的雙向保護。對緊張的師生關系也能起到潤滑劑作用,減少沖突的發生頻次。

  而讓教育懲戒權落到實處,還需明確懲戒權的實施范圍、程度和形式究竟是什么。因此,下一步實施細則的推出,值得期待。

  在國人的傳統觀念中,教師懲戒學生就如同父母教訓不聽話的兒子一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直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后,隨著西方的一些教育理念的引入以及國人權利意識的增強,人們才開始對教育懲戒產生疑問。在賞識教育興起之后,教育懲戒更一度被認為是非人道、反教育、落后教育方式的代名詞。

  2019年7月9日,《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的提出,將保障教師依法享有教育懲戒權。

  但是在教育意識西方化與消費觀念盛行的道路上,教師不僅“走下神壇”,甚至失去了原本的教育管理權力。而他們所面臨的問題,也從“該不該打”,演變成了“敢不敢管”。當今的教師面臨“老師權威不足”、“家長過度保護”的問題,讓他們在教育的執行過程中左右為難。

  □ 記者 仇玉姣 實習生 尹沛 蔣波


(編輯:)
im体育下载安装 后一6码阶梯倍投方案 开奖直播现场手机开奖 wta即时排名 时时彩计划群 江苏五分快三计划 pk10看走势图教程 pk10技巧论坛 e彩票平台 打鱼游戏 网贷火龙果APP下载